蛊真人 第五卷:魔王雄霸第一百九十六节:修为再度上涨

友荐云推荐

看到这一幕,可怜的冷姓蛊仙把眼睛都差点要瞪出来了。
“怎么可能?这上古剑蛟拥有仙窍,它不是野生的,它是蛊仙所变!”
“不应该啊!既然是变化道蛊仙,他怎么会不受到界壁的干扰?!”
冷姓蛊仙在心中狂吼咆哮!
这一切都违反了修行界的常识!!怎么会是这种样子?
上古剑蛟龙哮一声,转身返杀过来。
雷芒巨狼双眼溢出了鲜血,武遗海已经死亡,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打了水漂。
冷姓蛊仙奋力抵抗,这次是为了保持自己的性命。
上古剑蛟狡诈地躲开了他的种种仙道杀招,围绕着雷芒巨狼不断喷吐龙息。
雷芒巨狼在界壁中举步维艰,像是蹒跚的老者。而上古剑蛟却不受影响,速度流畅,进退自如,牢牢占据了主动。
雷芒巨狼多数时间只能被动挨打,就算是动用仙道杀招还击,也都被上古剑蛟轻轻松松地就躲避开来。
片刻之后,上古剑蛟抓住一次破绽,一口龙息吐中雷芒巨狼的腹部。
雷芒巨狼防御崩溃,肚子被立即射穿,肠子和血液哗的一下,顺着巨大的伤口,流了出来。
上古剑蛟趁势追杀,雷芒巨狼左遮右挡,终究难敌上古剑蛟的威势,最终它千疮百孔,倒在地上,化为人形,血流满地,惨死在上古剑蛟的手中。
上古剑蛟迅速打扫战场,动作熟稔至极,仿佛千锤百炼。
很快,他就将张叔、冷姓蛊仙的尸首,也塞入仙窍,然后将战场破坏一空,扬长而去。
上古剑蛟并没有转身,回到南疆,而是一路向东,穿过瘴气界壁,又跨越苍水界壁,来到了东海。
他寻得一处无名的普通海域,先将武遗海的仙窍落下。
形成福地之后,门户大开,上古剑蛟趁机进入其中。
武遗海的仙窍福地,就是一片汪洋。里面主要有三种生命,一种是海龟,第二种是珊瑚,第三种是海鸥。
在这里面,当然有荒兽,甚至是上古荒兽。
比如三头上古荒兽角神龟,一片上古荒植静音珊瑚群,还有六头荒兽白信蓝羽鸥。
不久后,地灵出现在了上古剑蛟的面前。
这是一头海龟模样的地灵,给出的认主条件,竟是相当困难。
上古剑蛟只好悻悻而退,暂时撤离了这处福地。
回到外界,确认安全的情况下,上古剑蛟化为人形。
不是方源又是何人?
原来,他从白兔姑娘那里,了解到了不少南疆的实时情报,就从中得知了武遗海的事情。
这本来是武家的内部纠纷,但事关武独秀,任何的小事都会变成大事。
武遗海的回归路线被传得沸沸扬扬,方源立即从中敏锐地察觉到,这是一个极其重大的机会!
很显然,武遗海是非常适合方源伪装,冒名顶替的人选。
首先,他是武独秀的私生子,没有命牌蛊或者魂灯蛊,若是有的话,那就不是私生子,而是名正言顺的二少爷。
所以方源杀掉他,武家有所察觉的可能性很小。更多的可能是无法察觉。
其次,武独秀一直生活在东海,以散修的身份进行蛊仙的修行,他和武家的这些蛊仙基本上接触为零。绝大多数的武家蛊仙,甚至连他长得什么样子,都不知道。尤其是他的说话语调,他的生活习惯等等小细节,也都不为人所知。
所以,一旦方源动用见面曾相识伪装成武遗海,那么长期以往下去,方源被识破的可能就微乎其微。
武遗海的仙窍福地没有收服,方源也不着急。
他暂且寻得一座无人荒岛,在上面休整。
一方面,他在等血本仙蛊修复完全,另一方面,他则开始改良一记仙道杀招——血光镇灵。
血本仙蛊自从损伤之后,一直被方源温养,悉心照料,本来就已经接近痊愈。
几天后,方源果然收获一只状态完美的血本仙蛊。
但方源又潜修了数日,不断推算血光镇灵。
终于,他得到了他想要的,一个简易版本的,以血本仙蛊为核心的血光镇灵!
接下来的事情,就很顺利了。
方源利用上极天鹰,进入武遗海的仙窍福地,假意接近地灵后,利用血光镇灵将其镇压。
最后,在地灵毫无反抗的情况下,方源耗费了更多的功夫,这才顺利地将这片遗海福地吞并,化为至尊仙窍中的一部分。
这也使得他的灾劫,又先前跨越了一大截。
毕竟,武遗海乃是七转蛊仙,层次和六转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至于武遗海的海龟地灵,在方源的刻意保留之下,它并没有消散,而是跟着福地一块儿,驻扎进了方源的仙窍之中。
只是它并不听方源的话,整天以泪洗面。
方源原本想要除去它,但是发现它并没有危害福地的意思,便放下了这个想法。
“或许将来我能满足它的认主条件,那样一来,也许就能真正收服这个地灵了。”
这件事情处理完了,方源立即穿越界壁,回到南疆。
进入南疆之后,他一路疾飞,到达南疆腹地,这才依次将那冷姓蛊仙、张叔二人的仙窍落成福地,然后一一吞并。
“哦,这样一来,我已经跨过了第一次浩劫了。”方源查探之下,发现自己连续吞并了三位七转变化道蛊仙的仙窍福地之后,修为节节暴涨,成为了一次浩劫的七转蛊仙。
七转修行中,十年一地灾,五十年一天劫,百年一场浩劫。历经三百年,蛊仙安然渡过三次浩劫,就能成为八转!
“不过浩劫的威力,一次比一次恐怖,数十倍数百倍的增幅。南疆的七转蛊仙第一人树翁巴德,就是卡在最后一次浩劫上,不敢冒然渡劫。”
这一次的收获,着实出乎方源的意料。
他不仅吞并了三个七转福地,而且还令自己的修为上涨了一大截。这种修行的速度,连他自己都感到有些害怕了。
就连方源都感慨自己的好运!
**运仙蛊,不愧是巨阳仙尊的本命蛊啊。只是不知道,如果将它提升到八转,和鸿运齐天仙蛊相比较会如何?”
方源下意识地望了望自己的头顶,尽管他并没有察运仙蛊。
他还不知道,整个事情他都能顺风顺水,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远在一方的影无邪,动用了燃魂爆运的仙道杀招。
尤其是和武遗海等三位蛊仙交战的时候,居然让这三位蛊仙都误以为方源,是真的一头野生上古剑蛟。
一方面,上古剑蛟的确不受界壁限制,让三位蛊仙都不可避免地误会。
另一方面,方源还催动了态度蛊,不断伪装。三位蛊仙都是七转,悄然无息就中招了。
所以交战的时候,方源轻松得很,对面三位蛊仙居然防多攻少,一副主动挨打的模样。
到了后来,武遗海欺负上古剑蛟智慧捉急,居然开口说话,谈自己就要成功,可以变化成另外形态。
听到这个消息,其余两仙自然心中松懈了一下。
而方源自然抓住这个绝世良机,直接用酝酿已久的暗歧杀,杀掉蛊仙张叔。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除掉人形的武遗海,眨眼间,就只剩下一个冷姓蛊仙。方源顿时奠定了胜局。
这一波,方源收获得瓢盆满钵。
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这三位变化道蛊仙的仙窍,都受到了强烈的震荡,损失了无数的资源。
没办法,他们已经在界壁中遭受了多次伏击,能够一路杀过来,已算是了不起了。
接下来,方源却没有着急前往武家。
而是加紧搜刮武遗海的魂魄,熟悉他的生平一切。
当然在这个期间,方源也不是闷头苦修,闭门造车,而是又回去了白兔姑娘那里,打探情报。
武遗海的失踪消息,已经传遍了整个南疆。
他不知是死是活,武家方面也保持缄默,各方势力都在猜测。更多的人倾向于——武遗海已经死亡,只是不知道是哪一方势力得手了。
暗中动手的势力有很多,绝大多数都是正道势力,这个事实大家心照不宣。
这些势力当然不会傻到站出来承认,是自己一方除掉了武遗海。
关于这个问题,有一个流言始终喧嚣尘上,占据蛊仙们的视听。
那便是——真正得手,杀掉武遗海的人,不是别人,正是武家的八转蛊仙武庸!
这个流言有各种各样的版本,但究根结底,就是武庸想要独吞武独秀的遗产,所以不惜杀害了自己同母异父的兄弟。
毫无疑问,这对武庸而言,是一个沉重的打击。
魔道蛊仙无所谓了,散仙因人而异,正道蛊仙对于名声都是爱护有加。
武庸却也保持沉默,没有出面当众澄清什么。
“有点意思。”方源从中感觉到汹涌湍急的暗流,不知多少势力,多少蛊仙在背后发力,掀起了这场别开生面的较量。
武独秀将要倒下了,一直受到母亲庇护的武庸,虽然有八转修为,但承受着来自个方面的质疑。
“如果我这个时候出现,会怎样?”方源的这个念头刚刚浮出,顿时有些不寒而栗。

友荐云推荐
无觅关联推荐,快速提升流量